數字政府建設是現代治理的深刻革命
來源:浙江日報 更新時間:2019-12-26

 省委十四屆六次全會提出,必須堅持以數字化治理為支撐,高水平建設數字浙江、信用浙江,一體推進數字政府、數字經濟、數字社會建設,促進治理方式現代化。政府數字化轉型不同于歷史上政府改革過程中簡單的技術賦能,而是在云計算、大數據、區塊鏈等技術集群式發生并形成整體效應下,從高度信息化向高度智能化發展的技術驅動,其核心在于大數據的采集、處理、分析、研判的能力成為現實條件,并以數字的形式進行快速流轉和共享。

政府數字化轉型是大數據時代政府提升社會治理效能必須面對的一場深刻革命,需要從量變到質變、從理念到行為、從制度與工具到方法的系統性轉變。理解數字政府建設的必然性和重要性,可以從歷史、現實和未來三個維度進行考量。

從歷史維度看,數字政府將突破以往政府改革的局限性

改革開放之初,政府改革的重點是精簡機構和權力收放,但一直走不出精簡、膨脹的改革怪圈。直到1988年,才把政府改革的重點轉移到政府職能轉變上來。但是政府職能轉變30多年來仍然沒有徹底完成,重要原因在于內部性效應的存在。具體體現為各部門分解運用政府的整體權力而使業務分割,形成政府治理過程中的碎片化。各部門各自為政,協同性不足,同時不同部門的職能之間存在交叉和重疊,信息溝通不暢與信息重復矛盾的現象并存。政府各部門大多有海量數據沉睡而沒有進行充分利用,部門內部數據僵化、部門之間數據固化的現象比較常見。破除政府治理的碎片化主要依靠兩個途徑:一是部門整合,二是流程再造。部門整合涉及整個行政體制,相對來說成本較大、風險較高,也在一定程度上束縛了地方政府改革探索的自主性。因此,形成統一的標準化的流程是推進整體政府建設的邏輯選擇。

“最多跑一次”改革主要是通過流程再造實現整體政府的積極實踐,而數字政府則進一步深化了改革成果并放大了其整體效應。將傳統的業務流轉變為數據流,通過省級層面的整體規劃,在縱向上貫通數據平臺打破層次分化,在橫向上聯通數據交換打破數據孤島,極大地推動政府間和部門間的協同與合作,為傳統的政府治理碎片化的局限性提供可能的解決方案。政府數字化轉型是一項系統性、整體性的改革,事關政府治理的方方面面,需要通過技術融合、數據融合、業務融合,對政府運行的理念、行為、制度、方法、工具全方位轉型。

數據是可供治理主體使用的公共產品,如何使沉睡的數據流動起來,并不斷提升其使用效能、效率和效益,是數字政府建設的重要目標。浙江的數字政府建設包括“四橫三縱”7大體系。“四橫”分別是全面覆蓋政府職能的數字化業務應用體系和全省共建共享的應用支撐體系、數據資源體系、基礎設施體系,是政府數字化轉型系統工程的主體框架;“三縱”分別是政策制度體系、標準規范體系、組織保障體系,是政府數字化轉型的體制機制保障。

從現實維度看,數字政府的治理基礎已發生重大變化

政府治理必須實現技術理性與價值理性的有機統一。也就是說,政府治理既要適應經濟社會的發展需求,運用技術手段來不斷完善治理工具,又要在行政價值上積極回應公民關切。數字政府建設的價值邏輯必然是服務型政府,將有力地推進服務型政府從理念到實踐、從目標到現實、從初級向優質發展。

當前政府治理的目標已經發生了基礎性變化。首先,我國的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深刻轉變,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取代了以往對物質文化的簡單需要,對政府服務意識、服務能力、服務質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就迫切需要政府從傳統自身運轉便利的思維,轉變成站在用戶思維來設計政務流程。人民群眾對政務服務質量的高標準和新要求,為數字政府建設提供了強勁的動力。

其次,浙江的“最多跑一次”改革為數字政府建設提供了“制度加技術”雙輪驅動力。近3年來,“最多跑一次”改革主要依靠自上而下的制度設計,并以一定的強度來推進改革,匯集成全省各級政府、各個部門的改革洪流,極大地提升了企業和群眾的獲得感和滿意度。改革不斷深化的內在定律,一是績效動能,即改革的預期收益不斷增加;二是技術動能,即改革的技術方法不斷創新。“最多跑一次”改革已經初步完成制度設計,在制度已經基本成型的情況下,更重要的是技術牽引,以技術創新倒逼改革持續和升級。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智聯網等信息技術的不斷發展與成熟,為浙江的數字政府建設提供了強大的技術支撐。

最后,一系列政務服務標準化體系的形成和完善,為數字政府建設提供了堅實的業務基礎。浙江的數字政府建設,在起步時期就深刻地體現了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最多跑一次”改革和數字政府建設兩個方面,在行政價值上匯聚成服務企業、服務群眾、服務基層的一條線,致力于提供最優質的政務環境和營商環境。

從未來維度看,數字政府將創造新的治理模式

政府治理模式主要反映的是治理主體、治理客體以及主客體互動聯接的方式。我國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后,在法理上確認了多種治理主體的合法性和正當性;近年來的行政體制改革確立了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總體方向,要求在政府內部以大部門體制為基本思路進一步理順各部門的職責體系,在政府外部以協同治理為基本思路進一步理順政府與社會主體的職責體系。

黨的十九大提出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社會治理體制。十九屆四中全會發展了十九大的理論成果,在完善社會治理體制方面增加了“民主協商”和“科技支撐”。數字政府恰好回應了我國體制性改革的要求,并順應了數字時代對政府轉型的技術倒逼。數字政府建設的推進,將極大改變現有的治理結構,加速政府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進程,重新形塑政府治理的諸多方式和治理主體。

數字化時代,政府治理結構必然趨向于開放的、靈活的、合作的形態,深刻改變傳統政府單一而固化的治理結構。社會治理不僅僅是政府的獨角戲,數字時代興起大量具有創新力和競爭力的互聯網科技企業,這些新興的社會力量,憑借其對數字技術的深刻理解和人才優勢,與政府展開廣泛合作。數字化生存是未來社會的基本運行方式,公民個體與政府的聯結方式也將發生重大改變,傳統意義上政府與公民之間管理與被管理、服務與被服務的簡單雙向關系將不復存在,數字化技術的介入大大降低了雙方的溝通成本,增強了溝通意愿,增加了互動機會,提高了溝通效率。

在未來的政府治理中,政府部門應當實行開放制,號召更多的民眾加入各種重要政策的決策當中。政府與公民的所有聯結都可能被充分地激活,變得更加多維度、高頻率和廣覆蓋,公民從基于個體關懷的民生服務事項辦理,不斷向基于公眾關懷的利益表達、政策咨詢、建言獻策等公共管理事項延伸。政府與公民的互動場景,發生由物理邏輯向數字邏輯的重大轉變。數字政府建設將從單一主體的政府治理模式走向政府、企業、個人等多主體的協同治理模式,公共事務的治理將在數字的抽象運行中得到最終的現實性結果。從這個意義上講,數字政府也是一場政府治理的新革命,數字政府的治理邏輯必然是參與型政府。

【作者為省委黨校公共管理教研部主任】



四川时时彩结果查询 幸运农场 南京麻将怎么打 pos机刷流水赚钱 内蒙古快三 那么冷努力赚钱的说说 好彩网群 广东麻将买马计算方法 齐天大圣捕鱼游戏下载 那个游戏试玩平台赚钱 英雄联盟直播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网 家里有祖传药与怎么赚钱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雷速体育在线直播足球 麻将作弊手法技巧十种 手机捕鱼游戏编程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