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時代的全球主要國信息化戰略
來源:e-works 更新時間:2015-06-08

摘要: 關于互聯網治理的議題已由“要不要治理”逐漸轉為“如何治理”,各國雖有各自的信息化戰略,但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信息化已變成全球的共同命題,彼此相連,彼此促進,共同發展。
關鍵詞: 互聯網信息化
    在我國信息化是指在國家統一規劃和組織下,對農業、工業、教育、科學技術、國防及社會生活等各方面與現代信息技術相結合,深入開發和廣泛利用信息資源,加速國家實現現代化的進程。信息化不僅是二十一世紀現代化的特征之一,也是全球經濟社會發展的顯著特征,并已逐步向一場全方位的社會變革演進。當今信息化正在引發當今世界的深刻變革,并在重塑世界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和軍事發展格局中發揮著重要作用。自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信息化始終是全球各國發展規劃中一項重要的戰略課題。
    以互聯網為指引的信息化征程
    近20年前,在中國互聯網的發源地——北京中關村,一塊巨大的廣告牌矗立起來,“中國人離信息高速公路有多遠——向北1500米”。二十年后,中國人已然走完了這“1500米”,國家的信息化戰略也已踏上了一場無休止的征程,長路漫漫,雖未有盡頭,但始終有方向——互聯網將始終為其指引。中國是這樣,世界亦然。
    1、日本,著眼于普及(universal)、面向用戶(user-oriented)以及獨特性(unique)
    “e”時代是信息基礎設施集中建設和發展的時期,屬于硬件發展期,以技術為導向。二十世紀末,眾多國家都推出了旨在通過信息通信技術提高國力的電子興國戰略,例如我們的鄰國日本的e-Japan戰略。與“e”時代不同,“u”是以用戶為導向,在“e”時代打下的基礎上,繼續升級網絡,完成從“硬”到“軟”的過渡。
    “u”源于拉丁語ubiquitous一詞,譯為“普遍存在的,無所不在的”。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理事長村上輝康曾說:“e”時代的特點是數字化,其網絡服務是被動的,它需要人找網絡;而“u”時代的特點是網絡無時無刻、隨處隨地在身邊,其網絡服務是主動的,是網絡找人,它可以實現人與物、物與物、物與環境的無障礙對話。
    2000年,為快速形成先進的信息通信網絡社會,日本制定頒布了“IT基本法”,奠定了IT政策的法律基礎。其后,IT戰略本部提出了“e-Japan戰略”,計劃至2005年全日本建成3000萬家庭寬帶上網及1000萬家庭超寬帶(30Mbps~100Mbps)上網環境,使日本在5年內成為世界上最先進的信息化國家。“e-Japan”的提出與推行,旨在充分利用信息技術,最大限度地發揮信息網絡的作用,使國民能夠充分、方便地使用信息網絡;通過電子商務提高企業生產效率,進一步促進經濟結構的調整,增強產業國際競爭力。
    2003年,日本提前完成“e-Japan”戰略目標。之后,日本總務省于2004年5月又正式提出了以發展ubiquitous社會為目標的“u-Japan”構想,計劃創造一個“u”的上網環境:網絡無處不在,人們可以在任何地點、任何時候連接網絡環境,使所有的日本人,包括兒童和殘疾人,都能積極地參與到社會活動中。同時,“u”理念還被細化為普及(universal)、面向用戶(user-oriented)以及獨特性(unique)三個方面,其中“普及”是讓所有的人都可以方便地使用網絡資源,達到人們之間的緊密溝通,旨在通過“u”的網絡社會創建一個新的信息社會。
    “u-Japan”戰略實施過程中雖受20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但2009年,日本又緊接著提出“i-Japan”戰略,繼續實施對“u-Japan”戰略核心領域的建設。由此看出,日本信息化戰略緊隨互聯網發展變化,以求始終結合互聯網這個有力臂膀,帶動起全國經濟社會的穩步發展。
    2、美國,重點關注數據驅動型創新
    20世紀90年代,美國年均經濟增長率達3.5%左右,通貨膨脹率一直保持在2%左右,失業率從6%下降到約4%。經濟學家把美國經濟的這種新現象稱為“新經濟”,而新經濟的出現,離不開其信息技術與信息產業的帶動。
    PC和互聯網技術大多起源于美國,其信息化水平一直處于世界前列。信息化之于美國,是經濟發展的動力和源泉,是改造傳統工業的主要途徑,是提供就業機會的主要領域。
    1992年,IBM等13家信息企業的首腦在華盛頓召開的一次會議上提出:“向21世紀邁進的美國需要建立起遍布全國的先進的信息網”,即建立信息高速公路。1993年2月,克林頓上臺后,把實施信息高速公路作為他施政的首要目標之一,發表了《用技術為美國經濟增長服務——加強經濟實力的新指導方針》。隨后,美國政府還提出了其他有關建設信息高速公路的計劃。
    美國政府大力推進信息高速公路建設,是為信息技術與信息產業的快速發展奠定基礎,信息產業和信息技術帶動傳統產業發展,大幅提高勞動生產率,從而促進新經濟的快速發展。
    雖然互聯網為美國帶來了納斯達克泡沫,但并未使美國退出信息化強國之列,相反,網絡熱潮消退,信息化步入結構調整過程,衰退期生產率仍保持強勁增長,企業信息化雖速度趨緩,但信息處理設備和軟件存量繼續增加,電子政務、電子商務發展態勢依舊良好。
    當今,美國為確保在大數據時代仍可保持領先地位,美國不斷對信息化戰略進行調整、更新。2011年2月,美國發布《聯邦云計算戰略》,要求美國政府每年總計約800億美元的IT開支中有1/4可以遷移至云計算;2012年3月奧巴馬政府正式宣布了“大數據研究和發展倡議”,攜手六個政府部門投入2億美元資金,實現在科學發現、環境保護、生物醫藥研究、教育以及國家安全等多個領域的技術突破;2013年5月,美國政府宣布了“大數據的研究和發展計劃”;同年11月,美國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又發布了《支持數據驅動型創新的技術與政策》報告;2014年10月,波士頓等32個城市成立聯盟,形成了推進寬帶計劃的新機制。
    美國的信息化戰略隨著世界科技的不斷發展,不斷調增、跟進,力求始終保持信息化在世界的領先地位。美國依托其先進的信息技術及信息產業,由制造業國家轉變為技術與知識、品牌、服務為主的知識經濟型國家。美國的信息化戰略是先進的,其先進性來源于政府以及社會各方面對信息技術及產業的支持與保護,只有得到支持與保護,才可促進創新,從而為整個國家經濟發展與社會發展帶來強勁動力。
    3、德國,將信息化時代特征與工業化歷史進程緊密結合
    德國是僅次于美國、日本的世界第三經濟強國,也是歐盟國家中信息化程度較高的國家之一。與美國相同,德國信息化的快速發展離不開政府對信息技術的重視與支持。德國政府非常重視信息技術,利用經濟、法律、行政等手段促進信息技術在經濟和社會中的推廣應用。
    1999年,德國政府之規定了“21世紀信息社會的創新與工作機遇”行動計劃,開始著力推行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行動計劃中明確提出三個目標:發展傳輸速度更高的互聯網基礎設施、實施“全民享有互聯網”項目以及幫助平時接觸不到網絡的弱勢群體也能夠上網。該計劃吸收了包括BMW、VW、德意志銀行等德國傳統大型企業,以及IT企業、工業企業等各界200多個企業參加計劃。
    “21世紀信息社會的創新與工作機遇”計劃使德國全社會認識到信息技術和互聯網在經濟、教育、文化及個人發展方面的重要意義。計劃實施后,信息技術發展迅速,信息化進程加快。
    為進一步提高信息化發展所需要的網絡基礎設施建設,德國2009年公布了“寬帶戰略”,2010年出臺《德國ict戰略:數字德國2015》,2014年出臺《2014~2017年數字議程》,這些戰略議程均對德國寬帶網絡制定了相應的任務及目標,力圖通過提升寬帶速度,進而打造高速度、高普及、富有競爭力的網絡環境。
    面對現今的互聯網大數據時代,德國在信息化戰略方面也做出了積極的調整與部署。《2014~2017年數字議程》是由德國聯邦經濟和能源部、內政部、交通與數字基礎設施建設部聯合推出,旨在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強國”,在變革中推動網絡普及、網絡安全、數字經濟發展。
    此外,為在大數據時代全面推進信息化戰略,德國不僅在網絡基礎設施方面加強建設,在對信息安全建設、傳統制造業數字化升級等方面大力開展推進。如2011年在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提出的“工業4.0”概念,旨在提升制造業的智能化水平,建立具有適應性、資源效率及人因工程學的智慧工廠,在商業流程及價值流程中整合客戶及商業伙伴。此概念以于2013年從概念轉變為戰略,被德國聯邦教研部與聯邦經濟和技術部正式納入《高技術戰略2020》,成為將信息化時代特征與工業化歷史進程緊密結合的戰略。
    從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時期走到互聯網大數據時代,是互聯網自身升級所造成的必然趨勢,不論是日本、美國,還是德國均以互聯網高速發展為指引,不斷做出信息化戰略部署與升級。互聯網時代的來臨創造了“e”的輝煌,互聯網自身的升級,為全球各國人民生活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為各國產業帶來蓬勃發展。互聯網的發展不會停止,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緊密相連的需求只會更加迫切。就如日本從“e”到“u”,看似只是一個字母的變化,但背后卻是一個時代的更替,更是全球信息戰略的變革。
    互聯網共治時代:“同于道者,道亦樂得之”
    2014年3月,美國政府公開聲明,愿意放棄對ICANN(互聯網名稱與數字地址分配機構,TheInternetCorporationforAssigne-Namesan-Numbers)的管理權;同年4月,ICANN各國代表齊聚巴西圣保羅,圍繞國際互聯網治理達成諸多共識,這不僅是ICANN發展的新篇章,也意味著互聯網共治時代的到來。
    國信辦主任魯煒曾在ICANN倫敦會議上說:互聯網正深刻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推動著社會的進步,引領著國家的發展,創造著世界的未來。
    信息化是各國新一輪創新發展的動力引擎,是互聯網引領的信息化在新時代的進一步升級,而中國提出的“互聯網+”也正是對這場信息化戰略升級所作出的解讀。
    無論是“互聯網+”,還是世界各國的信息化發展新戰略,都體現出綜合性、滲透性、前沿性和實踐性的特點。先說綜合性,信息化涉及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等更領域的整體價值鏈,“互聯網+”也是幫助各傳統行業互聯網化,涉及領域廣泛;而滲透性是指信息化所具有的向全社會、全方位、全視角、全鏈條滲透的特點;前沿性和實踐性則是指信息化技術的不斷升級、更新,如“互聯網+”的本質仍是創新,為各傳統領域帶來了新的商業模式、新的生活方式以及新概念,如前面提到的智慧城市、工業4.0,以及現今發展最為迅速的移動互聯網和互聯網巨頭們口中常提到的物聯網,等等。
    在互聯網的時代下,各國信息化戰略已經形成萬物互聯、深度融合、跨域滲透、整合匯聚、相互促進的信息化新形態。
    中國擁有占全球四分之一的網民,擁有12億手機用戶、5億微博用戶、5億微信用戶,每天信息發送量超過200億條;中國擁有400萬家網站,中國的電子商務年交易額超過十萬億元,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10%,已是國民經濟的增長重要支點。這是中國互聯網時代下的信息化發展進程,也是世界各主要國信息化發展的縮影。
    關于互聯網治理的議題已由“要不要治理”逐漸轉為“如何治理”,各國雖有各自的信息化戰略,但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信息化已變成全球的共同命題,彼此相連,彼此促進,共同發展。
    魯煒曾在ICANN演講結尾引用了一句老子的話:“同于道者,道亦樂得之。”這是針對互聯網共治時代說提出的箴言,也是期許。
    人類未來是信息化戰略的終極目標  互聯網共治時代剛剛到來,各國國情不同,歷史文化不同,互聯網發展程度不同,致使發展過程中始終存在著分歧和爭議,“如何共治”的議題任重道遠。為解決共治過程中的問題,求同存異,中國在ICANN倫敦會議上提出了七點倡議,為各國在互聯網時代下的信息化戰略發展給出了建設性意見。在此,以這七點共識作為本篇結語:
    一是互聯網應該造福全人類,給世界人民帶來福祉,而不是危害;
    二是互聯網應該給各國帶來和平與安全,而不能成為一個國家攻擊他國的“利器”;
    三是互聯網應該更多服務發展中國家的利益,因為他們更需要互聯網帶來的機遇;
    四是互聯網應該注重保護公民合法權益,而不能成為違法犯罪活動的溫床,更不能成為實施恐怖主義活動的工具;
    五是互聯網應該文明誠信,而不能充斥誹謗和欺詐;
    六是互聯網應該傳遞正能量,繼承和弘揚人類優秀文化;
    七是互聯網應該有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因為這關系到人類的未來。



四川时时彩结果查询 广东时时彩 山西麻将有多少张牌 领赚钱刷单 广西快乐10分 淘宝小白开店买海参能赚钱吗 91y游戏厅千炮捕鱼 微信打麻将软件 在论坛上能赚钱吗 东方6+1 lr公司赚钱 190踢球者即时指数比分 竞彩比分直播500万 足球比分直播网 合法的赚钱 八闽掌上麻将下载 捕鱼来了vip